【京蒙协作】北京门头沟帮扶内蒙古武川 当地农畜产品走上北京餐桌

 

 

  在内蒙古自治区中部,坐落在阴山北部草原过渡带的武川县曾是呼和浩特市唯一的国家级贫困县。20184月,北京16区结对帮扶内蒙古自治区,其中门头沟区与武川县结对帮扶。就在一年后,武川县正式退出国家级贫困县。

 

  门头沟与武川的扶贫合作来往频繁,两年多时间,陆续实施63个京蒙扶贫协作项目,为武川县产业发展奠定了基础。期间,两地通过精准对接供需信息,当地农产品加速融入北京市场,消费扶贫助力巩固脱贫成效显著。

 

武川特色农畜产品走上北京人的餐桌

 

  要说起内蒙古的武川和北京的门头沟,倒有不少相似之处,两者同为省市首府近郊山区,在发展架构上也基本相似,武川和门头沟都奔着绿色生态方向发展。

 

  自打门头沟结对武川开展帮扶以来,武川特产展销会每年都在门头沟举办。预计在6月中下旬,武川县还将联合北京新发地,合力推出农产品。武川县副县长张海涛表示,“在两地协同合作的过程中,把贫困县农产品进京渠道打通了,让武川农畜品牌更好地走了出去,全县农牧民从中受益。”

 

  武川农畜产品资源丰富,素有马铃薯之乡、燕麦之乡的美誉,拥有莜面、土豆、黄芪等名优产品,羊肉、菌类等特色农产品。近两年,随着两地协同合作不断推进,燕麦米、山林虫草鸡等武川农畜产品,越来越多地走上了北京人的餐桌。

 

  据悉,2019年,北京地区销售武川特色农产品120.76万元,惠及172名贫困人口,在门头沟开设的武川县农产品批发店、农特产品店、商超及社会销售专柜等实体店日均批发零售额超过2万元。

 

  门头沟结对帮扶武川,涉及进京务工、人才培训、教育、医疗等多领域,依托两地的力量,带动多元领域发展。张海涛认为,在消费扶贫方面,两地能够形成合力,谋求更大的影响力。门头沟是北京的“后花园”,武川是呼和浩特的“后花园”,下一步,两地在生态建设方面也能形成合作,武川可以借鉴门头沟好的经验做法。

 

两地结对帮扶短、频、快

 

  呼和浩特市扶贫办副调研员张富,总结近两年门头沟协同武川扶贫经验,“两地结对帮扶合作,可以用短、频、快来形容。”

 

  短,是两地结对帮扶起步晚,时间相对较短。自20184月至今,呼和浩特市武川县与北京市门头沟区,结对开展京蒙扶贫协作,到今年只有两年多时间,相对其他结对帮扶地区较短。

 

  频,是两地互动往来频繁。虽然起步晚面临的实际困难多,但两地来往非常频繁,合作项目非常多,打通了多种帮扶渠道,可谓“频”。记者了解到,目前,2020年京蒙扶贫协作项目已确定,资金全部到位,已开工16个项目,预计在6月底前全部开工。

 

 

  快,是增收致富见效快。门头沟与武川结对后,先后有大笔资金投入发展产业,宗旨就是当年投资当年见效,产业发展快就快在了见效收益上,随之,老百姓见到收益也快。

 

  张富表示,下一步,通过门头沟与武川的联系,逐步扩大到北京市与呼和浩特市的协同建设发展上,过去的消费扶贫仅仅是在武川和门头沟层面,现在逐步将呼和浩特市农副产品陆续纳入到消费扶贫范围中,以此带动全市的产业发展,进一步扩大范围。

 

 

内蒙古扶贫产品按下“快销键”

 

  门头沟同武川结对帮扶,是京蒙结对帮扶的一个缩影,也是内蒙古脱贫攻坚的一部分。

 

  在疫情期间,北京市向内蒙古自治区捐款410万,捐助医疗设备和防疫物品折款15.6万元,为内蒙古自治区防疫提供了极大的支持。

 

  呼和浩特市扶贫办党组书记、主任李晓燕表示,疫情期间,两地保持密切工作沟通,重点工作稳步推进,并在疫情防控方面进行协作,通过多种途径构建网络销售平台,推进农产品对京销售工作,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对武川县脱贫成果的影响。截至目前,已完成销售各类农产品204.2万元。

 

  李晓燕介绍,在京蒙两地结对帮扶中,消费扶贫助力巩固提升脱贫成效显著进步。在相关部门的协助下,武川企业在门头沟开设系列实体店,搭建起武川产品进机关、进社区、进超市的供需平台。

 

  近年来,内蒙古自治区深入推进消费扶贫助力贫困户脱贫增收。531日,内蒙古最大的消费扶贫集中采购展销服务中心揭牌。

 

  记者在仪式上获悉,2019年,内蒙古自治区贫困人口从157万人减少到1.6万人,贫困发生率降至0.11%,贫困旗县、贫困嘎查村全部摘帽出列。同时,内蒙古自治区在消费扶贫领域也取得了较大突破,全年组织购买、销售贫困地区农畜产品36.93亿元,带动贫困人口近9万人。

 

  集采中心揭牌成立,当地675款扶贫产品会聚一堂,涉及内蒙古自治区38个贫困旗县,带动当地4.1万余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增收,内蒙古扶贫产品也将由此按下“快销键”。

 

  李晓燕表示,集采中心的成立,是消费扶贫助力脱贫攻坚的全新模式,能更好地助力扶贫产业发展壮大;第二,可以降低疫情对农产品滞销的影响;第三,能更好地拓宽扶贫产品的销售渠道;第四,能更好地拉动社会参与,调动扶贫企业的积极性,激发贫困户的生产积极性,由此形成全社会支持扶贫产业的大格局;第五,将进一步巩固脱贫成果,建立扶贫长效机制。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