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底,在政府资助和子女的支持下,吴存善的房子终于建成。11月15日,老两口高高兴兴地从出租民房中搬回了自己的新家。自此,老吴一家结束了31年串房檐头子的历史。老吴老伴高兴地说,房子展油活水的,心也舒展开了,亮堂了许多。

      老吴一家自1988年落户福如东以来,就开始了租房居住的生活。先是在县城租房居住了16年,回到福如东自然村生活,算起来,也有15年的时间。所不同的是,县城每年要付2000多元的房租,在村里,以看守老房子的名义,一直免费住着。由于5口人,只有20多亩地,他家的经济条件较差,好在多年来他们一直养着羊,生活还算过得去。用老吴老伴的话说,叫腌不熟煮不烂的日子。2009年,尽管生活不宽裕,他们还是向村里提出,想盖一处自己的房子。得到的回复是,宅基地已停止审批。之后,再也没有提起这事。2016年,“美丽乡村”建设期间,一直在外打工的房东王文全,按照当时的拆旧建新政策,对自己的房屋进行了改造。之后,老吴一家又借住到了另一户人家的空置房屋中。当年,福如东村委会对老吴的住房问题进行了研究,决定在新建的幸福院,为他们留出一间,并与老吴签订了入住协议。但老吴一直没搬过去。原因是,多年来,除种地之外,他家一直以养羊为生,幸福院适合居住,但却不适应他家的养殖生活方式。

  2016年“美丽乡村”建设期间,福如东自然村民大部分进行了拆旧建新,并享受了21850元的房屋改造政策补贴,当年新建院落350多个,那时,老吴又有了建房的想法。可是,当他的想法提出后,本村村民立即表达了反对意见,理由是村里没有建房的地方可用。村委会认真核算了他家的收入,子女都已成家,在外打工,当时土地20亩,出租每亩160元,粮补1120元,养老金4584元,另外还有养羊的收入,都归老两口所有。除去必要的开支,人均纯收入达到4300多元,与2014年的收入差不多。由于村民反对,也考虑到在幸福院已为他家留出一处住所,条件也不错,建房事宜暂时搁置。

      不过,老吴想有一处自己的房子的梦,却越来越强烈。2017年,在干部走访时,他又提出了同样的想法。村委会再次召集村民议事小组开会研究,可是,反对声依然占主导地位,意见始终不能统一,此事只好作罢。2017年和2018年,低保、五保、残疾、贫困户等“四大类”群体,按照有关政策,两年有7户村民进行了危房改造和维修,老吴不符合条件,未能列入。考虑到他的住房安全问题,村委会也再次动员他入住幸福院,但老吴始终未去。对于为什么不同意老吴建房,驻村干部多次走访村民,只是简单地了解到,他家是外来户,对于其他情况,村民也不愿多说。

      2018年,低保政策收入底线提高到6200元,村委会对全村人口进行了例行收入核算,当年,土地租金涨到每亩200元,老吴养的6只大羊,每年两茬羔,除去必要的开支,老吴两口人的人均纯收入是4500多元,那年老吴78岁,经积极向上级申报,有关部门核实,老吴一家被纳入低保。

      2019年,可镇党委、政府作出安排,对全村村民住房问题再进行一次细致的摸排,老吴房屋新建问题又提上了日程。按照在村常住户贫困、低保、五保、残疾“四大类”群体“两不愁三保障”的政策要求,村委会召集福如村自然村议事小组和村民代表再次开会协商。会上,听了政策之后,与会村民未提出异议,老吴新建房屋一事确定下来,并及时上级了可镇政府。不过,会后,仍有村民表达了不同意见。可镇党委、政府经过认真研究,同意了建房申请,老吴一家终于列入了建房名单。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问题根源。在村脱贫专干石凯同志的积极联系下,2019年11月的一天,我见到了福如东老支书王昌栓。据王老讲,1988年,时任福如东张支书的儿子与吴从善的姑娘谈婚论嫁。当时女方的条件是把吴家人的户口从哈拉合少乡迁过来。张支书是白泥湾村人,可白泥湾人却并不同意吴家人入户。为了能说成这一姻缘,于是,张支书与时任福如东自然村杨村长就把老吴一家的户口迁到了福如东自然村。住到福如东是小事,最主要的是,户口来了的同时,土地还是那么多,可分地的人多了,闺女嫁到了白泥湾村,地却从福如东自然村分,村民因而不满,从此有了心结。老吴老伴回忆说,两年后,分到他家的35亩左右耕地,被当地村民要回了不少,变成了20多亩地,一直到现在。

如今,在“两不愁三保障”政策的推动下,在镇村干部的协调努力下,老吴多年的愿望得到了满足,他们一家终于住上了自己的新房。也从这时开始,福如东自然村村民31年的心结被时代划上了一个扁扁的句号。